融資租賃這個“舶來品”自上個世紀80年代初引進到中國,其發展可謂一波三折。雖然融資租賃的出生年代與保險、信托等金融業態相同,但發展卻遠不及其他金融行業。截止2018年底保險資產規模16萬億,信托30萬億,融資租賃資產規模僅有6.65萬億,而且融資租賃的規模也只是在最近十多年才發展起來的。2006年融資租賃的合同余額僅有80億。

當下融資租賃發展又遇到新的瓶頸,經濟下行資產壞賬率不斷攀升;利率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使融資租賃公司遭受來自銀行和金租的沖擊越來越大;監管趨嚴,以前因監管真空而促使租賃公司野蠻生長的外部環境也不復存在。

面對困境,整個行業都在反思過去,為未來尋找新的出路。筆者在想,除了宏觀環境的變化外,各家租賃公司在業務拓展上還存在哪些不足,此時經營性租賃業務的開展逐漸進入筆者的腦海。

在國際市場上,經營性租賃占融資租賃資產規模的40%以上。我們看國內市場,2017年末經營性租賃資產余額大約3000億,僅占融資租賃資產規模的5%。而且資產主要集中在航空航運領域。開展經營性租賃業務的租賃公司也主要集中在“千億俱樂部”的工銀租賃、國銀租賃、民生租賃、遠東租賃以及渤海租賃等。

在2018年的一次研討會上,國際租賃專家阿曼波先生再次提出了經營性租賃才是真租賃,并呼吁大力發展經營性租賃。

那么為什么在中國經營性租賃沒有做起來呢?

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因素是天性使然。人的天性就是懶惰,為什么我們明白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因為缺少環境的約束,面對困難的事情,我們大部分的時候習慣性的選擇回避。然后去做簡單的、開心的、讓人感覺刺激的事。對于租賃公司而言也是如此,面對融資租賃和經營性租賃,雖然后者被稱為“真租賃”,可以幫助租賃公司建立更高的競爭壁壘,獲取更持久的收益,但是融資租賃操作簡單,賺錢更快,尤其是政信業務,一個項目動則上億,服務費隨便一收就是幾百萬,多刺激。尤其,在過去的十多年里,市場需求旺盛,租賃公司干著銀行的事卻沒有遭遇銀行的各種束縛和監管,這個錢不賺白不賺。所以,經營性租賃沒有做起來也在情理之中。但我們也不能簡單地認為租賃公司都是只顧眼前的茍且,沒有詩和遠方。很多租賃公司在經營性租賃上也做了大量嘗試,但效果確實不理想。遇到的問題也是制約經營性租賃發展的客觀因素。

筆者認為難點可歸納為以下幾個方面:

1、適租的經營性租賃物件難尋

經營性租賃和融資租賃最本質的區別就是與資產所有權有關的全部風險和報酬是否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