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鑒于融資租賃保理業務的本質是融資租賃公司向銀行等保理機構進行融資的行為,國家稅務總局2015年90號公告明確保理業務模式下,融資租賃公司與承租方之間的融資租賃服務關系并未解除,應當繼續由融資租賃公司按照現行規定向承租方開具發票并繳納增值稅。無論該項租賃保理涉及的應收租賃款是否處在賣斷、無追索狀態。

實務中最容易出現的誤解就是錯誤地認為應收租賃款無追轉讓時,租賃發票的開具義務亦同時轉移給受讓方。事實上即使是處于無追狀態,轉讓方與承租人之間的融資租賃關系也沒有解除。

另外,無論承租人先向出租人還款再由其轉付給保理商,還是承租人直接向保理商還款,都是由出租人基于其與承租人之間的融資租賃關系,開具相應的租金租息的發票。此項規定不會造成重復納稅。

舉例來說,北銀金融租賃公司與山東常林機械簽署了設備融資租賃合同,后來北銀金租將應收未收的融資租賃款1.4億元折價1億元轉讓給保理公司。在該項保理業務中,雖然租賃債權發生轉讓,但是并未改變北銀金租和常林機械之間的融資租賃關系,因此仍應由北銀金租向常林機械開具融資租賃租金發票。

2、銀行等保理機構提供保理服務按照貸款服務繳納增值稅的保理利息收入可以由保理商向融資租賃公司開具利息發票,融資租賃公司按照現行增值稅政策規定在銷售額中扣除支付的借款利息,實行增值稅差額征稅。

承前例,我們假設保理公司針對北銀金租的上述保理業務是按照貸款服務繳納增值稅的且符合政策規定,保理公司向北銀金租開具保理融資利息發票,這部分利息實質上就是北銀金租的對外借款利息,北銀金租應按照財稅【2016】36號文附件二的規定實行差額征收增值稅。

3、2016年5月1日全面營改增試點以后,有形動產和不動產的融資租賃、融資性售后回租全部納入增值稅征稅范圍,上述“保理不破租賃”的原理依然適用。融資租賃出租人轉讓應收租賃款,融資租賃公司與承租方之間的融資租賃服務關系并未解除,應當繼續由融資租賃公司按照現行規定向承租方開具增值稅發票并繳納增值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