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的關聯交易是融資租賃盡調中經常遇到的一種情況。說不清道不明的交易動機,似是而非的商業邏輯,亦真亦假的資產和利潤,關乎著從業人員的風險判斷和投資決策。

近兩年陷入債務危機的神霧集團、雛鷹農牧、堅瑞沃能、樂視網等案例,都牽涉到關聯交易的影子。是明哲保身與所有大額關聯交易劃清界限,還是盡調之后的審慎評估,或是參考其他機構的調研結果,這些選擇的背后往往是控制風險與推進業務之間的兩難。那么該如何評判關聯交易及其帶來的風險?如何躲避關聯交易的雷區呢?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36號——關聯方披露》的規定,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對另一方施加重大影響,以及兩方或兩方以上同受一方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響的,構成關聯方。關聯交易的形式,依據準則規定則有多達十一項。從實際情況來看,更多的關聯交易體現在以下幾個領域:上下游的采購和銷售交易、資金往來和資金占用、資產或股權收購或出售、借貸擔保以及一些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

關聯交易的分析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1、關注關聯交易涉及的范圍

規模以上的企業經過多年發展,通常都以企業集團的形式存在。通過自上而下地對其股權結構進行梳理,了解集團整體的組織架構及沿革,關注業務之間是否可能存在潛在的關聯關系,這些關聯關系存在的廣泛程度、它們發生的頻率和持續時間如何。有些關聯交易幾乎是必然的:如生產、銷售分屬不同的子公司而產生的上下游交易,集團業務調整中發生的同一控制下企業合并等。

另外,我們也可以從集團的核心企業入手,關注其上下游客戶群、往來資金掛賬、大額資產交易、公示公告等,結合交易涉及的金額是否重大,來對關聯交易覆蓋企業經營的范圍有一個整體把握。范圍越廣,理應值得我們更多的關注。

2、關注關聯交易的動機

不得不說,大部分的關聯交易都有較為合理的商業邏輯支撐,特別是對于上市公司,因為這本來就是輔導期需要解決的重點問題,否則無法通過發審委的審核。其交易必要性、定價公允性以及企業經營的獨立性,都可被合理解釋,作為明修的棧道。但作為從業人員,對于關聯交易的背景和原因應有自己獨立的判斷,而非基于盡調時客戶的標準回答。一些負面的交易動機亦很多見:改善或包裝核心企業的利潤表,騰挪資金和抽取現金流,作為接盤方置入垃圾資產或承接高溢價資產等。

一方面,我們應判斷上述這些負面動機可否有效解釋企業的交易行為,一些跡象有助于形成我們的判斷:如下游客戶的關聯交易規模不高,但所形成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