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公用事業一直是融資租賃發展的主要領域之一,隨著中央“穩增長、保就業”的一系列政策推行,行業整體迎來利好,但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

如何應對最新形式下的業務?公用事業的潛力領域在哪些方面?這是整個行業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

1、隱性債務收緊,非標轉標大勢所趨

“非標轉標”是當下的熱門話題,受銀行業監管的影響,融資租賃的資金正在逐漸向標準化靠攏。

同時,公用事業領域的主要客戶也正在經歷這個過程,依靠政府信用的融資快速收緊,地方政府的表內融資走向陽光,這對融資租賃行業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以公用事業為標的物,實際上作為地方政府非標融資的模式日趨式微。

因此,公用事業領域的融資租賃業務也應當逐漸由非標融資渠道逐漸轉向標準化的模式,回歸公用事業項目本身,從關注政府資信轉變為關注資產質量與運營主體,并且結合客戶需求,提供公用事業領域的創新產品與服務,拓展多層次的項目收益。

如針對地方政府與融資平臺,推出化解隱性債務的一攬子服務:通過各種合規模式盤活存量資產、存量資產發行ABS等方式置換地方金交所、信托等類型債務,讓非標債務轉變為合法的表外融資,深度參與地方投融資機制改革,深耕發達地區政府、平臺市場。

2、專項債的深遠影響

今年以來,地方政府領域內最火熱的話題莫過于地方專項債的大規模發行,2019年度全國共發行2.15萬億專項債,并且已經在三季度全部發行完畢,四季度還將提前下達2020年的發行額度。
專項債主要用于支持地方政府主導的、有現金流的基礎設施建設與公共服務項目,與地方一般債不同的是,專項債的還款來源是項目本身。
某種程度上來說,專項債會在短期內產生一系列擠出效應——原本需要采用EPC+F、特許經營、PPP模式等相對市場化模式實施的一些項目,都轉而采用融資成本更低、期限更長的專項債資金實施。

因此,專項債不僅在短期內對地方基建項目有利好,還對地方項目的運用模式形成改變,這對融資租賃工作的開展造成了一定的壓力,如何在新形勢下實現業務的開發與拓展呢?

值得我們思考。

3、融資平臺的“脫帽”與轉型

去年以來,許多融資平臺紛紛發布公告,宣布不再承接地方政府的融資職能。這是由于政策的大勢所趨,但發布公告就意味著與地方政府劃清界限嗎?

從現實情況來看,大部分融資平臺在脫帽后依然極度依賴地方政府,“市場化轉型”除了小范圍的推進外,始終停留在宣講層面。

在實際操作層面,融資平臺與政府間的聯系仍然是非常緊密的,并且隨著

[1] [2] [3]  下一頁